信仰中的「所知」、「所行」與「所是」

2015年4月

陳世欽

 

  四月初普世屬主的教會和兒女都同心慶祝並紀念主耶穌的復活;基督的復活奠定我們信仰的基礎、確定我們在上帝面前因信稱義的救贖地位和權柄、肯定我們可以勝過罪的權勢和死亡的威脅,也決定我們可以領受新生命、真平安,和永恆的盼望!

  復活的基督給祂的教會頒布了不可妥協的大使命:往普天下去,使萬民作主的門徒(參太二十八18~20;可十六15;路二十四47~49)。這清楚說明教會存在的具體目標就是回應基督的大使命,所進行的每一項事工最終是裝備信徒生命,活出跟隨基督的生活,以基督的愛走進人群,帶著基督的福音走向世界,叫世人聽見基督、看見基督、感受基督,並信靠基督;至終將榮耀歸於天父!

  一般華人受中華文化深深影響,特別是「面子」;這文化特質非常明顯在兩方面表現出來。因面子緣故,華人非常重視「知識」的獲取,透過在知識上的領受、精通和掌握,去肯定個人的價值和形象。另一方面,華人非常強調能力、表現和成果;無論在教育、經濟或事業,都盡一切的努力,要求卓越的表現,傲人傑出的成就,或高人一等的水平等;藉著這一切來打造形象,最終穩住面子,無論是個人或群體的需要。

  為此,華人在成長的過程中重視「 所知」(knowing),同時看重「所行」(doing)。在「所知」方面通常強調透過不同的管道來吸取各方面的知識,特別在教育學習上更加如此。這也說明在許多高等學府中成績名列前茅的學生當中,華人子弟佔據多數。與「所知」相等的是「所行」;這主要是強調一個人的才華、能力、本事、技能、成就,甚至擁有。其實我們看重「所知」和「所行」並非不好,但這是「不足」,必帶來一定程度上負面的影響。

  當一個華人信靠基督後,許多中華文化價值觀仍然保留;在思想、行為、態度和言語上繼續被中華文化特質主導或左右。我們強調信靠基督後當追求生命的成長,活出信仰的生活。為此,我們非常重視「所知」,透過不同管道去獲取、學習並掌握屬靈知識,極其看重《聖經》真理的知識和教導。這都是好的,但往往我們不經意的就把這些「所知」與屬靈生活的實質等同看待;容易產生不整全的屬靈觀,根據屬靈知識的熟練度來判定一個人屬靈生命的程度和高低。

  中華文化也重視「所行」,這促使華人基督徒非常強調行為表現和成果;為此,很關注節目、人數,與及達成某種目標和果效。同時也看重事奉的能力、才幹、恩賜和組織管理技巧等;這些並沒有不好,藉著為基督所做的事奉去表達在信仰上的委身和擺上也是理所當然的;但所面對的挑戰是我們較趨向以「所行」做為蒙神悅納、合神心意的標準。不知不覺我們會把焦點放在表面和外在上,表現主義和成功主義也成為個人和教會所追求的!

  在主基督的教導中,祂並沒有否定信仰生活中的「所知」和「所行」,如在登山寶訓中多次講說對上帝並祂的話語的認知和信仰生活中當有的行為表現。但耶穌基督卻同時非常強調信仰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環:「所是」(being)。這是看重人的裡面,是關乎內在的心態、動機、信念、感情和意志;而這一切主要是顯明在關係上。其實,「所是」就是處理生命的根本;我們在各種的關係上處理「自我」(ego)也正是屬靈生活的操練的內涵。

  信仰是處理關係:與基督的關係為一切關係的基礎。世人藉著基督的救贖大工,建立原本與上帝為仇敵的關係成為與上帝和好的關係,也因為如此,人與人的關係、人與世界的關係,並人與物的關係方能帶來真正的和諧與平安。

  門徒訓練是在現實生活中落實信仰中的「所知」、「所行」和「所是」,這也是具體回應耶穌基督的要求:天天捨己、天天背十字架和天天跟隨主。我們當避免「兩極化」和「對立」的屬靈觀,也放棄因中華文化特質影響而產生的「所知」與「所行」的信仰觀;乃是強調生活必須信仰化,信仰必須基督化。無論做甚麼,或身處何環境,都活出基督,在所有關係上展現合乎《聖經》價值觀的「所知」、「所行」和「所是」。

  當我們實際操練信仰中的「所知」、「所行」和「所是」的時候,回應基督的大使命叫萬民作主的門徒不再是一個「口號」,而是一種跟隨主耶穌的生活方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