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

 

  今年七月下旬原本計劃前往東南亞某國家拜訪一位八十多歲的主內弟兄,有機會談論和分享有關國度和福音的事工,但此行成為哀悼慰問之旅。該弟兄的六十歲長子在我抵達前一天因腦溢血突然離開人世!

  這突如其來的意外為這家庭帶來震驚和無比的傷痛,同時對上帝的心意和作為產生困惑,心中有無數的「為甚麼」,百思不解,一些親友甚至暫時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這位老父的回應令我敬重,他說:「上帝把我的兒子接回去必然有祂的心意,我願意順服接受。」這情景讓我想起約伯的話,當他失去所有,包括他的兒女,他說:「……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伯一22)

  《傳道書》有一節經文給我們重要的反思:「到有喪事的家去勝過到有宴會的家;因為活著的人應該常常提醒自己,死亡在等著每一個人。」(傳七2,〈現代中文譯本修訂版〉)所羅門王強調一般人在歡樂場合不會關注死亡的議題,但在喪禮的場合無法避免思考生命最根本的問題:「我為甚麼活著?人生的意義何在?」

  使徒保羅在人生盡頭時寫了這些讓我們深思的話:「我現在被澆奠,我離世的時候到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他顯現的人。」(提後四6~8)

  基督徒的人生是為了榮耀上帝,在短暫的生命中,我們如何珍惜有限的時間,把握機會,好好為上帝而活呢?保羅的話幫助我們思考三個基要問題:一.我們將會有怎樣的離世?二.我們打算最後留下甚麼?三.我們盼望將來會有怎樣的獎賞?

  怎樣的離世取決於我們今天如何為基督而活;「澆奠」主要表達的信息是保羅甘心樂意把自己的生命全然獻給耶穌基督,他願意將生命中所擁有的一切完全歸屬耶穌基督。「離世」一詞有兩種狀況:拉上錨,揚起帆,向前航行;拆除帳篷,走離戰場,預備回家。這些圖畫都帶出一個重要信息:已經完成所交託的責任、任務和使命。我們理當無怨無悔地走完人生的路程。這不是為自己、以己為中心的人生,乃是全然為基督而活,知道為何在這裡,知道自己將往哪裡去。

  留下甚麼其實考驗我們今天在世的日子真正在乎甚麼。三個短句中所著重的是那三個完成式的動詞:已經打過,已經跑盡,已經守住。經文的意思不是說他已打完了美好的仗,而是說他打過美好的仗,現在仍然在打那真道的仗。

  保羅沒有說他跑了第一名,他只說自己跑盡了當跑的路,意思是在事奉的道路上堅持到底。他接受上帝對他的管治,上帝要成就在他身上的還是成就了。所以他能坦然地說:「當跑的路也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也可譯為「我已經忠於給我的託付」,意思是保羅忠實執行上帝派他作外邦使徒的職分和福音使命。

  總括來說,保羅的人生留下豐富、精彩、真實和榮神益人的屬靈資產(spiritual heritage)!

  怎樣的獎賞強調我們生活的動機和方向;在經過人生的辛勞、擺上、爭取、賺得、付出、犧牲和痛苦,保羅到底最終盼望得到甚麼?永恆的獎賞!「冠冕」指一個用月桂枝編織成的花冠,得勝者獲得這個花冠作加冕。運動員都渴望獲得最大的榮譽,但這個花冠存留數天便凋謝了。保羅知道為他存留的冠冕永遠不會枯萎。

  信仰是生活,生活是使命。信靠跟隨基督的人生是有使命的人生,為了上帝的國度和榮耀,天天刻意走進人群,透過與人建立關係,以《聖經》的價值觀活出在基督裡的新生命,叫人從我們身上聽見耶穌,看見耶穌,感受耶穌,並信靠耶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