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面生活」的再思

— 2021年3月

年來基督教圈子從西方教會到東方教會都面對一個屬靈危機,頻頻出現知名領袖墜落的消息,在生命品格和道德操守違背聖經真理,甚至觸犯法律。這些事件不僅讓受害者和其家人蒙受極大的傷害, 同時讓整個基督教界深感哀痛,基督教領袖的信仰和生活內涵的真實面再一次受到質疑。

 

  整本聖經記載上帝對世人拯救的計劃,清楚說明救恩的預備,耶穌的道成肉身,完成救贖大工,並教會的建立和發展;其中也充滿了信心偉人的見證,不避諱記載他們的軟弱和失敗,警惕後人謙卑愛神愛人,敬虔度日,榮神益人,履行使命。

 

  「雙面」的意義與角色和職責有所區別,它主要乃指在信仰生活中缺少“一致性”(consistency),“全等性”(congruence),“真實性”(authenticity),“基督中心”(Christocentric),特別反映在品格、道德、態度、言行和關係上。同時,在新媒體當道的時代,領袖彷彿紛紛被打造成知名「網紅」。講台上下、鏡頭前後,領袖該如何操練在上帝與人前持守一致真我?

 

  領袖的雙面生活給人的感覺是似乎越來越嚴重,實際上這乃因網路和社交媒體的普及化與數碼化所造成。信仰和生活的兩極化(polarized)和邊緣化(marginalized)使這屬靈事實更為普遍;文化和處境固然扮演某種程度的角色,它始終的因素是與信仰息息相關。如在中華文化的「面子」壓力,無形中助長了“隱藏”,“掩蓋”,“包庇“,“偽裝”,甚至“謊言”的行為。

 

  但文化的特質不能成為雙面生活的藉口,所有源自文化的價值觀和世界觀必須降服於耶穌基督的主權和聖經真理的權威下;許多時候,華人教會領袖雙面生活看似鳳毛麟角,這乃基於個人和群體文化使然,事實上,它極可能只是冰山ㄧ角的現象。

 

會中經常會有三類型的人:「瞎子」(blind) 看見了,卻視若無睹;「聾子」(deaf) 聽見了,卻聽而不聞;「啞巴」(dumb) 知道了,卻閉口不言。表面上是因個人和群體文化的影響,實質上是“自我主義”和“群體文化”高於基督和聖經真理,因而主導人的心思意念和言語舉止。

 

  每一個領袖都要面對現實生活中的MPS,金錢(Money)、權力(Power)、性(Sex);個人、組織、群體、教會、和社會都在潛移默化影響塑造我們的價值觀和世界觀,甚至支持我們的行事為人。

 

理領袖的雙面生活其實就是在基督裏活出真實的我,照我本相,但不給予任何藉口繼續活在自我中心、自以為義、驕傲自大當中。雖然都有不同的角色和職責,在不同的關係中要活出信仰的本質,一個分別為聖,榮神益人的生活。其中有一個關鍵的原則---界限 (boundary)。

 

  我們可以從聖經真理角度來詮釋理解「界限」,保羅說,“不要給魔鬼留地步”(弗4:27),“地步” (foothold)就是指原定的規範,可指一個“地方”、“所在”、“房間”或“機會”,“不要給”是強調命令現在式,是持續性,持之以恒,毫無商量,不可以跨越,侵犯、鬆懈,大意,隨便,草率;若是已經“越界”,“不要給”的另一個意思是“立刻終止”、“停止”、“切斷”、“放棄”。

 

  同時,也當明白跌倒往往是一個“過程”,如同詩人所寫的:不從惡人的計謀(意念),不站罪人的道路(行動),不坐褻慢人的座位(習慣),唯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這人便為有福(詩1:1-2)。在新約也有類似的教導:每一個人試探,都是被自己的私慾勾引誘惑的,私慾懷了胎,就生出罪;罪長成了,就產生死亡。(雅各1:14-15)

 

  面對並勝過雙面的生活,有兩個重要的實踐原則和方法:建立「問責」(accountability) 的機制和個人靈命操練 (spiritual discipline)。問責機制是和權力密不可分的,它的邏輯基礎是有權力就必然要負責任,只要在權力範圍內出現某種事故,必須有人為此承擔責任。教會或機構面對領袖的失職或道德失敗時,必須根據有關機制條例果斷處理。

 

人靈命操練是勝過雙面生活的基要原則和方法。天天與基督同行,坦誠面對聖潔的主,鞏固與主的親密關係,活現愛上帝和愛人的生活。每天重複操練這四步曲:

  1. (Relish) 刻意回顧並數算ㄧ天裏如何經歷上帝的恩典作為;
  2. (Request)謙卑祈求聖靈光照,省察生活中不蒙主喜悅的思想、言語、態度、行為;
  3. (Repent)真誠為生活中的軟弱、過失、罪惡,向聖潔的主認罪悔改;
  4. (Resolve)捉住上帝話語的應許,立定心志活出不一樣的生活。

 

  自我的認知和醒悟,必須堅持「角色」和「本質」的區別,「角色」包括了職務和責任,能力和知識;「本質」卻強調生命品格和人際關係上尊主為大,特別是婚姻和家庭;同時不忘記自己是“蒙恩的罪人”,需要上帝的保守,也操練謙卑和誠實的生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