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0月

 

  今年九月初受邀參與一個全球領袖圓桌會議,約三十五位來自世界各地的教會領袖出席此會議,其中有超大教會牧師、宗派會督、差會機構執行長、神學院負責人、卓越企業家、資深宣教士等。

  會議內容特別從門徒生活操練 (discipleship) 的角度探討教會未來的走向、挑戰、危機和契機。其中也提到神學教育對教會的影響和所扮演的角色。值得關注的是所有與會者都承認當今神學教育面對一個實際的困難,就是畢業的神學生似乎無法有效肩負教會牧養的職責,而最常出現的議題都與個人生命品格和素質有密切的關係。

  無論是西方神學院或東方神學院,普遍因受認證 (accreditation) 的要求與限制,在課程與教學設計上必須符合規格,無形中決定了學院硬件、軟件及師資的要求,在某程度上影響了神學院的方向和目的。

  隨著時代的變遷,社會主流文化的轉變,全球人口高度流動,迅速城市化的推展,經濟、政治、文化、環境和價值觀的張力與波動,都直接影響教會的存在和操作,甚至挑戰其結構、機制、定位和目的。從事牧養的教牧首當其衝,要面對的不只是單純的牧養關懷,同時也包括信徒處在因多元複雜時勢而引發的實際挑戰和問題。

  在會議討論中,一個神學教育基本問題重複出現:現今的神學教育對培育未來的教牧人材是否切實可行?其中所牽涉的是課程、師資、教學或是其他問題?從這些議題引申至探討教會的定義、功能、組織、使命等。最後,從上帝的國度、榮耀和使命的角度來看,神學院到底要育成怎樣的人材?所有與會者都一致認同當今教會最重要的(也迫切需要的)是門徒生活操練。

  從海外華人教會的需要與挑戰來看,門徒生活操練和跨文化差傳是關鍵性的重要。從信徒個人到教會群體、會眾到領袖、長執到教牧,主要面對的都是個人靈命問題,經常造成教會內部的張力和難處,攔阻教會健康成長,甚至帶來教會分裂。教牧領袖可藉著扎實與刻意的門徒生活操練,經歷並改善個人與上帝並與人的關係。

  教會推動信徒落實普世跨文化差傳不能單從差傳本身著手,因為差傳的重要性,遠超於只作為教會中的一種事工、一個週年性的聚會或一個向外的活動(如短宣)。差傳理當是信仰生活的延伸,我們所在和所到之處便是宣教工場,所行之事就是差傳使命。

  神學教育當具體地裝備神學生成為扎實與刻意的門徒,使他們可以熟練《聖經》真理和事奉技巧,掌握時代的脈搏;更能活出美好的信仰生活品質,建立與上帝和與人的良好關係。

  神學院需秉持謙卑的態度,持續重視和建立福音伙伴 (Gospel Partnership),主動與教會、宗派、機構和資深教牧領袖連結,進行督責 (coaching) 和導引 (guiding) 神學生,並一起作他們的良師益友 (mentor)。

  這是非常重要的議題,華人神學院彼此需要更多坦誠的對話和溝通,集思廣益,針對如認證、時代處境、當地法律需求、華人教會的特質、華人教會未來的走向、門徒生活操練、跨文化差傳等議題進行建設性交流,為普世華人教會預備更多基督精兵,裝備信徒,各盡其職,走向社區,走入人群,走進職場,為耶穌基督奮得萬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