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負增長是誰的責任

凌錫洪

  在研究教會增長的理論時,有學者以「5P」作比喻:

  一.Pastor(牧者)

  二.Preaching(講道)

  三.People(會眾)

  四.Prayer(禱告)

  五.Parking(停車位)

  綜合以上教會增長的分析,不外乎是天時、地利、人和三方面配合,才能成功。有足夠的祈禱,加上主的賜福,即天時。地利(停車位)方面,在西方國家,若你的教會沒有足夠的停車位,增長會有限制。在香港,地利則可解作交通工具容易到達的地方,最好是在地下鐵路沿線的物業。再配合有遠見、有講道權柄的牧者,自然吸引慕名而來的弟兄姊妹全心事奉,此乃人和。若天時、地利、人和都配合,你想教會不增長也很難。

  但事實上,香港的教會普遍也存在負增長的情況,除了上述因素未能配合外,也有一些外在因素。首先是香港教會的山頭主義太重,在一些區域上,你可以發現一幢私人樓宇有六、七家不同宗派的教會,各自為政,做成資源重疊,浪費人力,卻達不到傳福音的效果。對不信的人來說是貽笑大方,只顯出教會之間的不同心。其次是與社群的需要脫節,筆者最近應邀訪問英國(United Kingdom)的教會,當地教會聚會人數及基督徒不斷下降,已達到危險的程度。英國的教會普遍不能吸引年輕一代,教會只有成年人參加崇拜,寬大的禮拜堂只有十人聚會。以倫敦(London)為例,教堂被變賣為回教寺、餐廳的也有不少。昔日的傳教國家今日淪為被傳教的國家;單在英國便有幾十個民族居住,用一百四十六種語言,是個種族的大溶爐,但教會對少數民族的福音工作非常落伍。雖然香港仍以中國人為主,但教會有沒有關心近二十萬的外籍傭工,還有每天幾百個從中國內地到香港的新移民,他們肉體及心靈上的需要?

  反省一下教會能否吸引年輕一代。香港仍有一個良好的鬆土工作──教會學校(包括天主教)──佔本港學校近一半,由教會主辦的社會服務也超過總數的五成,這些工作能為福音事工鋪路,很多教會學校仍以傳福音為辦學基礎,容許我們在學校祈禱、聚會,甚至教《聖經》。但時代轉變,幾十年來所沿用的傳道方法是否為現代青少年所接納?教會辦學傳道的模式現在已面臨挑戰,我們不能再倚賴前殖民地政府的政策優勢,繼續在特區政府使用。

  教會有沒有探討如何能贏取青少年信耶穌,參與教會主日崇拜呢?現時青少年的福音工作愈來愈式微,應如何面對更大的轉變呢?

  教會的特性,是堅持開了不能關。若是做生意,公司生意不好,年年賠錢,發展前景不樂觀,老闆可以決斷的關門大吉;但教會卻不一樣,教會領導人的普遍心態是神的家不能關門,也不能轉型,一定要「死撐」下去,做成教會關門不能,發展也沒可能的局面,只能維持在半死不活的景況,對傳道人來說,真是巧婦難為無米炊。栽在葡萄園裡的無花果樹三年不結果子,還是把它砍了罷,何必白佔地土呢!

  最後是牧者本身的能力及素質。在整個教會增長的理念上,牧者是主要人物,牧者應有異象,並積極傳遞異象,有影響力、感染力,不單靠權力,且要有好見證、榜樣,有一定的事奉經驗、肯委身及有包容性,對時代潮流及發展有敏銳的觸覺,同時能夠適應社會的轉變,進而調節教會的路向及方針。牧者個人應在道德上有良好操守,在屬靈上不斷更新及長進。

  但理想歸理想,實質仍是難尋的,我認為教會負增長的最大責任在牧者身上,牧者本身的素質也是影響教會增長的主要原因,可分為內在因素及外在因素。

內在因素

一.牧者的事奉態度

  很多年輕牧者視教會牧職為一份工作,抱著合則來,不合則去的態度。若甲教會提供福利薪酬不及乙教會,牧者便輕易跳槽,這對被牧養的會眾心理上做成影響,況且牧者轉工太快,也影響教會增長。年輕牧者不願長守岡位,卻效法這個世界,「搵工跳槽」,這在教會圈中極為普遍。

二.受苦心志

  昔日的牧者願意為主受苦,甘心委身於事奉,但若今日仍用此口號來呼召會眾終身事奉,年輕一輩會在心裡暗笑你是「過時、老土」了。

  雖然我的形容有些誇張,但不容否認年輕一輩視受苦心志為教會對牧者的剝削,不能容忍,這也反映年輕信徒對受苦及堅守岡位的價值觀有不同看法。

三.牧者素質降低

  這包括能力及知識方面。會眾的教育水平愈來愈高,他們對牧者的要求自然也提高,反觀香港牧者在神學訓練上的水準卻下降,不單在知識上,在個人屬靈操守及見證上,也未能達到一定水準,這可能是因為牧職人手不足,而教會需求大,教會惟有來者不拒而吸納了一些未合水準的人。牧者素質低,自然拖慢教會的增長。

四.講道要更新

  今日科技的發展,娛樂事業多元化,市民易受傳媒及各種興趣活動影響,不容易再專注在呆板的崇拜儀式上;而牧者講道沒有內涵,也不吸引。因此牧者要注意,如何更新自己的講道及崇拜模式。

外在因素

  一.昔日會眾以教會為中心,今日可能以自我、兒女、房屋,甚至電視機、科技,如電腦及上網等為中心。

  二.香港人工作時數之長居世界前列,許多人每天放工後拖著疲乏的身軀回家,如何能有更多的時間放在教會事工之上呢!不返教會的藉口通常是工作太忙,以致沒有時間事奉。

  三.教會的事工日益龐大,事務繁多,以致傳道人疲於奔命,本末倒置,不專注傳道事奉。達到「不務正事」的危機,教會豈能增長呢?

  總括來說,教會增長是神的美意,負增長是虧缺了神的榮耀,讓我們一同悔改,重拾教導的權柄,宣講福音、領人歸主。

(作者為救世軍香港軍區祕書長)